照相術的反動,談寫「實」- 鍾敦浩專訪

2019-03-08|撰文者:歐洛

鍾敦浩,柯勒惠茲, 56 X 118.5 CM,油彩畫布,2017。圖/慕光藝術提供


鍾敦浩作品局部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

鍾浩敦擅於以「人」為主體的形象描繪,透過人物樣貌的外在刻劃,展現詩性的內在表述。畫作《柯勒惠茲》為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戰爭與暴政犧牲者紀念館(Neue Wache)中的Kollwitz雕塑《Mother with her Dead Son》側寫。這座銅像長期展示於圓形天窗下,呈現露天的狀態。

鍾浩敦巧妙運用一縷天光中的雪片飄落,將銅像置入於風雪之中,精準回應Kollwitz的反戰精神,再現二戰中平民所遭受的苦難,並以靜謐的畫面氛圍隱喻母性力量的柔和而溫厚。而創作題材中景、物、人之間的界線已然模糊,鍾浩敦深切的藝術思維與精煉的表現技巧在《柯勒惠茲》中完美融合。


鍾敦浩,土地, 150 X 200 CM,油彩畫布,2005-2017。圖/慕光藝術提供


鍾敦浩,土地(小稿), 56 X 73 CM,油彩畫布。圖/慕光藝術提供


慕光藝術,《長征》展覽現場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

《土地》為鍾敦浩在赴俄求學期間所開啟的系列創作,近期於慕光藝術中展示了最新版的作品。鍾敦浩在執行列賓美院的畢業創作之際,審視自己一路走來的漫長積累,細數學涯、職涯、生涯中所伴隨的無數未知,進而以面對人生課題的頑強生命意志為索引,連結清代「渡台禁令」下先民冒險渡海的時代風霜。畫作中的人群在沉黑的大地上徒步攀行,旭日的光影錯落其間,高對比的明暗配置形成戲劇性的畫面張力。以人物形象的靈活描繪,表現出先民面對嶄新樂土的瞻望姿態與心境轉折。

鍾敦浩依循漸進式的創作步調,如同修行者般,在長達12年的操作實踐中強化其構圖概念,創作了數百張的手稿,以多版本的不斷嘗試進而梳理自身的創作意識,最後在沒有任何實體參照(照片或模特兒等)的情況下,於2017年完成了這張150號的歷史畫(Historia)。在鍾浩敦的筆下,歷史畫不僅是歷史事件的圖解,更憑藉著時代性精神的刻劃,揭示自身面對創作旅途的心理狀態,也呼應本次的個展主題《長征》,長征不只是此時此刻的總結,更含括過去並指向未來,漫漫長路還未結束。


鍾敦浩,女畫家, 73X130 CM,油彩畫布,2017。圖/慕光藝術提供


鍾敦浩作品局部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

綜觀鍾敦浩的作品中,呈現出俄羅斯十九世紀的「批判現實主義」(Critical Realism)色彩,個體所承載的生命經驗及社會觀察成為創作的基調。藝術家將來自現實生活的元素加以篩選、提煉、概括,並以鮮明的寫實手法進行描繪,以帶有現實性和具體性特質的形象再現於畫布之上,使其作品具備一種直接而強烈的藝術感染力,不但滿足了觀眾在審美上的直觀感受,更流露出藝術家對於現世的反思與回應。


藝術家鍾浩敦。圖/慕光藝術提供

報導媒體: 非池中藝術網 https://artemperor.tw/focus/2557?page=2